【DAY6】無題 (雞花/花雞 無差,段子)

 

OOC

 

※勿上升真人

 

※沒頭沒尾,只是忽然有感

 

 

 

 

  從夢中驚醒時,多數時候是茫然無措。

 

  虛假與真實的交界模糊曖昧,似醒非醒、似夢非夢,彷彿還能依稀感受到夢境裡的溫度。直到天花板在眼前徹底清明,才發現於眼角滑落的水珠已經涼透,沿著滾動的軌跡,讓冷意絲絲透進身體。

 

  姜永晛眨了眨眼,試圖讓意識聚集,卻無法如願。情緒依然沈浸於餘韻中,抽離不出虛假的夢境,讓他有種處於熱戀的悸動,即使知道一切都是錯覺。

 

  突然間覺得委屈,無關乎對錯,只是偶爾、偶爾也想要無理取鬧,想得到一些額外的獎勵。

  就像明明沒做什麼值得稱讚的事,卻在看到糖果後仍然想要的孩子,有點撒嬌般的委屈。

 

  但是事實是,已經不再是可以隨心所欲的年紀,自己清楚自己的身份,也明白與之對應時,應有的行為和責任,於是沉默是唯一正確的道路--無論情況是否為兩情相悅或一廂情願,差異不大。

 

  放棄與情感的拉扯,畢竟人總要對自己坦承,於是姜永晛一面讓情緒沉溺在方才夢境的溫柔鄉,一面練習自我剖析,用理智跟現實告訴自己該走的路。

 

  清晨中剛轉醒的腦袋緩緩運轉,直到把所有想法梳理了一遍,然後將其隱藏進外表的庇護下。

  察覺到下床的欲望後,姜永晛終於甘願從床上坐起,側身下床。

 

  于時兩位室友仍舊熟睡,辰光透過窗簾的縫隙鑽進室內,打亮了朴再興蒼白而緊皺眉頭的半邊臉。

  姜永晛走近,發現這位大哥的一條手臂連同半個胸口擱在棉被外,卻礙於姿勢而無法成功擠進睡暖的被窩裡。

 

  夏季時房內的空調溫度開得低,一停止活動便會感受到冷意,姜永晛伸手扣上朴再興的手腕,卻只感受到掌心裡的一遍冰涼。

 

  有些無奈的皺了皺眉,用另一隻手幫忙彎曲朴再興的肘關節,總算把這位哥的手塞回棉被裡。

  或許是感受到被窩裡適宜的溫度,朴再興舒服的輕哼了聲,眉間的皺摺舒緩開來,又再次陷入無邊際的睡眠。

 

  心臟無端的亂了步調。

 

  原來像這樣平凡的一件互動、一個接觸,在兩人交錯的瞬間,都能無端產生一種親密的錯覺。

 

  姜永晛盯著自己的手掌,再看向眼前那張變得和緩的睡顏,方才才在心底平復的情緒又逐漸騷動。

 

  此刻終於意識到,不是只要自己想清楚,一切就會安然無事。

  在所有念想徹底乾涸之前,任何一個不經意的接觸,都可能化作洪水猛獸,氾濫成災。

 

  所幸這次在任何遐想實施前,姜永晛早一步將自己拉回現實,用自己所能達到的極限速度轉身離開。

 

  走進浴室梳洗前,心裡突然浮現一句話:

 

  Congratulations 你真的很了不起。

 

FIN.


2017.9.1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吳炎 的頭像
吳炎

幻灼燄淵

吳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