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伉儷】如果說約定......(珍A×範O)


※珍榮Alpha×在範Omega

※劇情設定跟走向老梗,大致參考再見阿爾法這部漫畫,年下年齡差太萌辣,但其實這都不是重點

※重點是有車(。

 

珍榮的信息素是啥味兒?

林在範說是純水味兒

反正我是不知道水是啥味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01

 

  黃昏的街道上,夕陽將兩人的影子拉得老長。12歲的林在範踱著步子,後面跟著條7歲的小尾巴。

 

  林在範轉過頭去看朴珍榮,小孩子正一隻手抓著他的衣角,一臉嚴肅的邊走邊看書,這小孩愛看書的程度,連走路都不放過。

 

  林在範想嘆氣。

 

  朴家跟林家本就熟稔,又住隔壁,朴家家長工作忙,就讓林在範幫著照顧小孩。反正他們讀的學校從幼稚園到高中都有,從小長在一起,都是兩人相伴上下學的。

 

  兩家家長也曾打趣道不然就讓這倆孩子在一起好了,林在範看看身旁的朴珍榮,嗯,挺可愛的,好啊這輩子你就跟著哥哥算了,回應林在範的是一個甜甜的笑。

 

  一切都如此完美,直到今天的健檢報告出來。

 

  林在範看著名字旁的性別欄,男,Omega,斗大粗黑的英文字粉碎了他的人生計畫。

 

  雖說當個Omega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,但是小男生嘛,總希望能當個英俊挺拔長高高的Alpha,打架一級棒,還能英雄救美……夢想破碎的聲音真刺耳啊。

 

  回過神看見朴珍榮朝他遞來的疑惑眼神,林在範笑著擺了擺手,在內心重重的再嘆息一次。

 

  看這小孩長得那麼漂亮,估計是Omega跑不掉了,原本幻想的養成計畫都碎成渣了。也不知道朴珍榮如果發現,他一直覺得帥氣的小哥哥是個以後要給別人捅屁股生孩子的Omega,會有什麼反應。

 

  以後?情人當不成,以後還能怎麼著?

 

  當閨蜜唄。

 

 

 

02

 

  時間很快的過了。

 

  夏日炎炎,剛從營隊回來,才走到家門前就接到電話,說爸爸媽媽有事出門了,你先去珍榮家待著,珍榮自己一個人在家你看著點兒,晚點朴爸朴媽回來了你再回家。

 

  也是沒預料到回來爸媽竟然會不在家,身上沒帶鑰匙,林在範嗯嗯嗯的就答應了。這也沒什麼,這些年相處下來,去朴家的次數還少嗎?就跟進自己家一樣自然。

 

  他重新提起行李,轉身往朴家走去。按了下門鈴,朴珍榮踩著拖鞋啪嗒啪嗒來給他開門,把他帶回自己房間,又坐下來繼續看自己的書。

 

  林在範也不吵他,拿了隨身包包裡的模考本子就開始作題目。已經高三了,很快就要面臨升大學考試,不加緊認真是不行的。

 

  但是總覺得今天特別熱啊……

 

  珍榮啊,怎麼這麼熱,有開冷氣嗎?林在範終於忍不住開口,聲音意外的乾澀。

 

  有啊?朴珍榮眨了眨眼,拿起手邊遙控器,又再調低兩度。

 

  大概是自己曬昏頭了吧,林在範想。

 

  但是越來越不對勁了,感覺呼出來的每口空氣都挾帶高溫,有股一樣的感覺漸漸往下腹匯聚……

 

  該不會是發情期吧?

 

  林在範終於後知後覺的想起這種感覺是什麼。被這個認知嚇了一跳,林在範腦子加速運轉。

 

  他的週期向來很規律,明明這個時間點距離下次還超過半個週期,怎麼會這樣?難道去一趟營隊還有會改變週期的影響?

 

  沒時間思考這麼多了,根本沒料到會這個時間點來,他身上沒有帶半個抑制劑。熱度源源不絕的湧上,他站起身正想隨便跟珍榮扯個出去買零食的藉口去買抑制劑,忽然一道不同於自己的信息素傳來。

 

  很難精確形容是什麼味道,原本是極淡的香氣,透著一股溫潤,像溫暖的水漸漸將他包圍,甚至開始跟他身上的信息素相互激發、糾纏。

 

  他詫異的轉過頭,看到跟他一樣呆愣的朴珍榮。發現他轉過來的視線,朴珍榮趕忙把手上的書往下壓,但這動作實在太欲蓋彌彰了,林在範眼神更快,捕捉到了小男孩起的反應。

 

  朴珍榮似乎沒感覺到他發現了什麼,但率先回過神來,快,樓下廚房左手邊第一層櫃子裡有抑制劑!

 

  林在範被他的叫聲弄回神,連忙衝下樓,順著朴珍榮的指示找出那盒抑制劑,吞了一些下去。

 

  喝水的時候,林在範模模糊糊的想,對了,珍榮也12歲了,當初自己就是在這個年紀,拿到那張讓自己悵然若失很久的健檢單。

 

  只是他從沒想過,這個他一直以為會是Omega的弟弟成了一隻Alpha,而且配對程度高到直接讓他的發情期提前……

 

  跟最初設想的劇本性別完全相反啊,倒是不必當閨蜜了,但是也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。

 

  林在範又想嘆氣了。

 

  朴珍榮大概感覺到了漸漸變弱的信息素,悄悄走了下來,擔憂的看著林在範。

 

  在範哥,你還好嗎?小少年最近正處於變聲期,原本就變成公鴨嗓的聲音因為剛才刺激,更啞了。

 

  抑制劑是朴媽媽怕珍榮檢查出來是Omega,先備著用的。朴珍榮沒用到,倒是救了林在範一回,他不禁在心裡讚歎朴媽媽的先見之明。

 

  迎著珍榮擔憂的眼神,林在範拍了拍他的頭表示不用擔心,卻在待到朴家家長回來的時候,說了諸如高三準備考試要比較早到校還要留校讀書等等的理由,表示可能無法陪著珍榮上下學了。

 

  房子裡的信息素還沒退乾淨,抽屜裡的抑制劑也少了一劑,但朴媽媽沒多說什麼,只是點點頭表示理解,就讓林在範趕緊先回家去了。

 

 

 

03

 

  從此之後朴珍榮的生活裡少了很多林在範的身影,陪他上下學的人換成了也住得不遠,跟他同班然後很吵的王嘉爾。

 

  偶爾林在範也會拿些禮物到他家,或者是他在體育課之後順手買了瓶飲料,跑到林在範的班上悄悄塞給林在範,但相處畢竟少了很多,而他們至此之後好像也不復往日的親暱了。

 

  時間很快的過去,升學考後馬上就是填志願、放榜。林在範不負眾望的考了個好分數,上了他自己的第一志願,然後準備要到外地讀書。

 

  林在範離開的那天,朴珍榮到車站送他。

 

  兩個人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輕鬆、毫無芥蒂的面對面了,這次卻是在車站,要送他獨自邁向未知的遠方。

 

  朴珍榮跟他並肩站在月台,顫著聲音問林在範帶了抑制劑沒。沒等林在範一聲的音節發完,朴珍榮就一把竄進林在範的懷裡抱住他。

 

  少年最近在長個子,原本小不隆冬的孩子已經跟林在範肩膀齊高了,他把臉摁在林在範肩上,終於忍不住出聲,在範哥,去大學也不要喜歡別人,現在就跟我在一起好不好?

 

  林在範看著眼前可憐兮兮顫抖的肩膀,嘴巴開開合合,忍不住心疼的拍著他的背,珍榮啊,你還太小,哥現在還不能跟你在一起。但是哥等你長大好不好?等你長大,哥就答應你,我們就來實現這個約定,嗯?林在範伸手去摸他的臉頰。

 

  朴珍榮低著頭低低的了聲,伸出手拉下林在範捏著他臉的手,勾住了林在範的小指頭。

 

  已經,約定好了。

 

 

  火車進站,林在範拍了拍他的頭,然後提著行李轉身,頭也不回的上了車。

 

  好在林在範走的瀟灑,不然他就會發現朴珍榮滑落臉頰的水滴了。

  也好在林在範走的瀟灑,不讓朴珍榮有機會看見哥哥紅了的眼眶。

 

  那天朴珍榮盯著林在範的背影很久很久,想要就這樣看著他到天荒地老,想要把他刻進心裡最柔軟的地方。

 

  黃昏中,夕陽將月台上孤獨佇立的影子拉得老長。

 

 

 

04

 

  林在範去了大學之後朴珍榮整天悶悶不樂,只在有人找他的時候勉強笑著維持風度。跟他連續同桌兩年的王嘉爾批判道,成天盯著一張弔喪臉,也不怕嚇走小Omega們!

 

  朴珍榮了聲,他哪管那些小OmegaOmega還是中Omega,他們又不是林在範,朴珍榮會溫和笑著說話也只是證明他家教良好。

 

 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,身邊都是王嘉爾這種幼稚死人的熊孩子,朴珍榮這種憂鬱系貴公子的Feel才真正戳人心肝,合著長得越發俊俏的臉,迷倒了一大票單身Omega

 

  朴珍榮倒是不在乎這些事兒。

 

  時間還是滴滴溜溜地走著,林在範去大學沒兩年,林家家長就因為工作調動的關係,也搬去了林在範讀書的城市。

 

  原本偶爾節假日能看見的人現在真正見不著了,朴爸朴媽也勸過,不就一通電話的事兒嘛,哪來這麼磨磨唧唧?但是朴珍榮不知道在堅持什麼,覺得成天就想找人簡直太幼稚了,丟人,不肯主動聯絡。

 

  朴家家長還是有跟林家爸媽聯絡,偶爾聽到一些林在範的事,又得獎學金了、畢業了、找好工作了、然後升遷了。

 

  年齡漸增,朴珍榮有時候忽地有些領悟,自己終究是太小,仍要活在爸媽的庇蔭之下,而林在範已經有了自己的事業、自己的生活。

 

  朴珍榮縱然學習成績不錯,但除了在升學方面勉強有個方向,大學之後的生活甚至出社會之後,所有一切都是未知。

 

  假設要演飛黃騰達後回頭迎娶青梅竹馬的戲,哪還等他飛黃騰達,黃花菜都涼了,指不定林在範都生幾隻崽子還會衝他喊叔了。

 

  想到這裡簡直胃疼,好虐,心好累,不會愛了。

 

  看著自己身邊走著的王嘉爾,還有升高中後社團認識的仨學弟,幾個人走在街上吵吵嚷嚷,不時發出高亢的尖笑,路過的行人都忍不住皺眉看上兩眼。

 

  自己還真是掉價啊。

 

  又想起了之前看過的古文,朴珍榮看到的當下簡直感觸得要掉下淚來。

 

  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

  君恨我生遲,我恨君生早。

 

  雖說六年的時光不算太多,但也已足夠讓他不安了。

 

  時間過得太久,很多記憶都已經模糊,他唯一能清楚記得且珍藏的,也不過是那天午後林在範走進夕陽的那片背影。

 

 

 

05

 

  高三因為升學考的關係是要強制留校自修的,但是敵不住朴珍榮學習成績好。他只是跟老師提一下他生日家裡要慶生,老師大手一揮,你回家吧,自己知道分寸,不要玩兒太晚,明天見!

 

  敵著王嘉爾激光槍般的殺人視線,朴珍榮心情很好的收拾完書包。拍了拍同桌的頭,然後趁著王嘉爾還來不及咬他,書包往肩上一扛便奪門而出。

 

  臉上掛著顯而易見的笑意,朴珍榮一路小跑著回家,靠近家門時卻只看到房子裡一片漆黑。

 

  想到自家爸媽鬧騰的個性,朴珍榮撇撇嘴,大概又是什麼出其不意的驚喜了吧。

 

  有點緊張的掏出鑰匙打開門鎖,手腕轉動門把,推開,準備迎接驚嚇。

 

  但是什麼聲音都沒有。

 

  朴珍榮嘟嚷著又搞什麼花樣,伸手去摸牆上的電源開關。

 

  燈一亮,爸媽不在,客廳也沒有任何改變,但是有一個俊俏的人靠在桌邊,正帶著盈盈笑意看著他。

 

  朴珍榮愣住了。

 

  好久不見,珍榮有沒有想我?

 

#

 

  朴珍榮三步並作兩步的朝林在範走去,林在範微微敞開懷抱,朴珍榮就一把抱住了這個讓他心心念念很久的哥哥。

 

  內,珍榮啊,約定還算數嗎?林在範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朴珍榮的背,開口問,珍榮有對象了嗎?有的話先跟哥說啊?

 

  林在範幾個月前就為了這天,去診所領藥調整發情期。算一算今天就是發情期,他沒有多吃抑制劑,所以朴珍榮甫一回到家他的身體就開始躁動。何況兩人現在沒有距離的緊貼著,少年Alpha健康的身體成了啟動發情的最大誘因。

 

  額頭冒起細密的汗珠,信息素已經快要壓抑不住了,林在範忍得辛苦,他手邊的桌上放著事先準備的抑制劑,打算看珍榮的回答決定使用與否。

 

  他其實挺緊張的。

 

  但朴珍榮沒讓他緊張太久,少年幾乎是在發現了他手邊的抑制劑就一把搶過,隨手扔到一旁。

 

  朴珍榮拉著他的領子就親上來,雙唇相觸的瞬間,兩人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下。唇齒微起,舌頭立刻竄進,相互追逐糾纏,交換著唾液和濃情蜜意。

 

  林在範苦苦壓抑的信息素終於溢散,在許多年前曾經有幸聞過一次的味道蔓延開來,勾起了沉眠已久的記憶。

 

  沁涼的、凜冽的薄荷味,隱隱透著一股此種植物特有的甜香,就跟林在範的人一樣,帥氣的外表下,裡面卻比誰都還要溫暖。

 

  朴珍榮被高度相合的信息素刺激,也被動的進入了發情狀態,他的眼角隱隱有些紅,眼神卻無比溫柔。

 

  一吻畢,兩人鼻尖靠著鼻尖急促的喘,朴珍榮嚥了口口水,啞聲,去我房間吧。

 

  嗯。林在範帶著鼻音應聲。

 

  於是兩人一面相互拉扯,磕磕絆絆的上了樓。

 

  一進房間,朴珍榮砰地一聲甩上門,林在範逕自走到床邊,默默打量這個熟悉又陌生的空間。朴珍榮是個念舊的人,房間裡的擺放與當初別無不同,只是在原先的基礎上又添了許多書,所有一切都很讓林在範懷念。

 

  在範哥不專心!轉過頭就看見朴珍榮溢滿笑意的眼。

 

  朴珍榮一把扯開還掛在脖子上、礙事的校服領帶,衣服在剛才的拉扯中變得凌亂,釦子有大半都被解開了,他輕鬆的脫下甩到一旁,順便把褲子踢掉。

 

  林在範被他一句話弄得有點好笑,也脫下了身上的衣服褲子,兩人裸裎相對,開始覺得有些害羞了。

 

  沒了衣物的阻隔,信息素毫無保留的充斥了整個空間,林在範終於清楚的聞到了朴珍榮的信息素。

 

  一如記憶中的溫潤,但多了更多成熟的感覺,彷彿溫暖的水般,溫柔的包圍住林在範。細細分辨,發現它真如水般無孔不入,湧進四肢百骸,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被徹底包圍,將自己囚錮在朴珍榮的一切裡。

 

  朴珍榮走近林在範身邊,傾身壓上,鼻子循著氣味找到耳後的腺體,張口咬下,一個簡單的標記就完成了。

 

  呦,你小子挺熟練的。林在範吐出泛著醋味的話,調侃道。

 

  那是,Alpha的本能嘛!朴珍榮笑彎了眼,連眼角的摺子都是開心的形狀,他用鼻尖拱了拱林在範的耳垂,語氣裡藏不住驕傲。

 

  林在範了一聲,就欺負你哥當不成Alpha

 

  從有記憶開始,這個小哥哥就一直在自己身邊,做什麼都護著他讓著他,成天嚷著要這樣跟朴珍榮過一輩子。其實朴珍榮是知道的,林在範就想當個Alpha保護他,但是不知道哪天開始,林在範掛在嘴邊的這些話絕跡了,現在回頭細想,大概是在第二性別分化前後的那段時間。

 

  照林在範的性子,應該是消沉了許久,但是他當初隱藏的很好,沒有讓年幼的朴珍榮發現一點端倪。

 

  在發現自己是Alpha前,在範哥都是這麼忍者的啊……

 

  想到這裡,朴珍榮不自主的有點心疼。

 

  他緩緩撐起身子看著林在範,少年的身體已經接近成熟,長高長壯了,可以完全將林在範籠罩住,一個保護者的姿態。

 

  眼睛對上眼睛,少年認真的眼神讓林在範失了神,在範哥,以後換我保護你,一輩子。

 

  語氣太深情,怎麼讓人不去相信?

 

  林在範啞聲說

 

  又是一次忘情的深吻。

 

  因為發情而相互激發,又身處密閉空間,信息素已經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濃度。理智消融的速度極快,朴珍榮不想傷到林在範,於是加快了動作。

 

  伸手捏了林在範早已發紅挺立的乳珠,不意外惹出一聲軟糯的哼,發情期連帶引起生理反應,平時從未想過的地方此刻都萬分敏感,經不起撩撥。

 

  嘴唇含了上去,用齒列微微摩擦,輕輕嚙咬,林在範的喘氣漸粗重,帶了一點不易察覺的嗚咽。

 

  朴珍榮手上動作未停,一隻手摸上林在範早已硬挺的性器。Omega似乎很容易分泌液體,林在範的性器還在不斷向外吐著透明的前液,柱身已經覆著一層晶亮的水。

 

  發現朴珍榮給他手淫,林在範想也沒想的就伸手要往朴珍榮下身摸去。指尖才堪堪碰到一點,朴珍榮立刻倒抽一口涼氣,向後彈開。

 

  在範哥,別碰,我怕我忍不住。朴珍榮咬著牙,認真說道。

 

  林在範尷尬的了聲,轉而把兩隻手手伸到朴珍榮脖子後面攬著,不動了。

 

  朴珍榮替林在範上下擼動了一會兒,手掌移到後頭摸了摸,Omega的自體潤滑不知開始了多久,手一摸全是濕的。穴口一張一翕,發出無聲的邀請,朴珍榮把手指伸進去攪了攪,裡面已經徹底的濕和軟,察覺到異物入侵,輕輕的貼上來包覆住朴珍榮的指尖。

 

  進入發情後,為了之後的交歡做準備,Omega會自動調整成最適宜容納的狀態。

 

  林在範已經有點等不了了,他的意識逐漸恍惚,所有情慾蒸騰出的快感都讓意識模糊,身後的空虛感越發強烈,滿腦子只剩下想被填滿的慾望。

 

  朴珍榮把手指深進去的時候林在範整個人都不好了,後頭情難自禁的吸附住異物,快感源源不絕傳出讓他幾乎繳械投降。

 

  他咬緊牙冠,奮力一推再翻身,就把毫無準備的朴珍榮壓到床上。趁朴珍榮還沒回過神,林在範扶著朴珍榮的陰莖一坐到底。

 

  被猝不及防的推倒,隨後就是被緊窒包覆的快感,朴珍榮腦子裡一片空白。

 

  林在範粗喘著,第一次就用這種體位是個挑戰,Alpha的陰莖粗長,一下就頂進深處,腸道隨著呼吸收縮,林在範可以很輕易在體內勾勒出朴珍榮的性狀。

 

  朴珍榮其實也不好受,就算Omega已經調整成適合性交的狀態,林在範畢竟是第一次,難免有點難進入。這一下進那麼深,被包覆的快感後,緊接著就有點被箍的難受了。

 

  太刺激了,林在範被頂得眼神迷離,眼瞼眨了一下,淚珠就滑了下來。

 

  朴珍榮心疼的吻了吻他的眼角,在他耳邊輕聲反覆的唸他名字,哄林在範,就像小時候林在範哄他一樣,在範哥放鬆,慢慢呼吸,我等會兒會溫柔點,嗯?

 

  林在範胡亂點頭,靠著僅存的意識調整呼吸,後穴漸漸放鬆下來。

 

  察覺到林在範逐漸放鬆的腸壁,朴珍榮嘗試的動了一下。林在範悶哼一聲,攬住他的肩膀,抱緊。

 

  就著這個姿勢,朴珍榮先是小心翼翼的扶著林在範的腰,微微抽出之後上頂,林在範隨著他的動作搖搖晃晃,濕熱的鼻息吐在他耳邊。

 

  兩人慢慢找到適合的頻率,朴珍榮也逐漸加速起來。林在範的皮膚因為情慾,泛著淡淡的粉色,而性器隨著動作一下一下拍打在朴珍榮小腹上,弄濕了一大片。林在範所有的一切在朴珍榮眼裡都覺得,他的在範哥實在可愛極了。

 

  信息素在空氣中起了反應,相互交融混合,最後成了一種特殊、獨屬於他們的氣味。

 

  隨著逐漸加速而劇烈起來的動作,進入的距離一次比一次深入,朴珍榮生殖器上的結形成,把林在範塞得更滿。

 

  快感累積迅速,逐漸接近高潮,朴珍榮翻身再次把林在範壓在身下,開始最後的征伐。

 

  生殖器在甬道中來回抽插,朴珍榮在一次深入後終於頂到了生殖腔的入口,但他一瞬間猶豫了。

 

  他忍得雙眼發紅,卻倔強的不肯順從慾望,而是小心翼翼的看著林在範,啞聲問,在範哥,可以嗎?

 

  而回應他的是林在範的動作。林在範收緊了跨在他腰間的腿,把自己往前一送,成結的性器頂端便直直撞進生殖腔。

 

  生殖腔比腸道更加濕熱而溫軟,朴珍榮原本就已瀕臨高潮,被這突如其來的快感一絞緊,精關失守,毫不保留的全數射進林在範體內。

 

  而林在範只感覺到一股熱流灌進體內,高潮襲來,也抖著釋放在兩人的肚腹間。

 

  高潮的餘韻綿長,房裡的信息素終於徹底交融在一起,而今生今世都不再分離。

 

  林在範看著身上粗喘的少年,伸手替他撩起汗濕的瀏海,在額頭印下一吻。

 

  已經說好了要保護我一輩子的呀。

 

 

 

 

FIN.

 

 

 

番外1

 

  對了,我爸媽呢?兩人已經肩並肩在床上聊了很久,朴珍榮才後知後覺的問。

 

  林在範尷尬的笑了笑,朴媽媽一看到我來找你,就笑著說他們兩口子要出去約會一晚,要我們不必顧忌太多,別太晚就好。

 

  朴珍榮目瞪口呆,敢情他是被自家家長套路了。

 

  算了,套路也值得。

 

 

 

番外2

 

  畢竟是永久標記,林在範第二天還是歇著好,朴珍榮本來想著乾脆不去學校算了,還是被林在範趕出家門。

 

  嘖,算了,小別勝新婚。

 

  朴珍榮這麼一想,偏偏要裝得嚴肅,只是滿臉隱藏不住的饜足,上學去了。

 

  在家跟林在範膩歪得有點久,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有些遲到。低著頭進教室,被老師略帶譴責的目光一掃,朴珍榮給了一個歉意的微笑。

 

  但是才走到座位,就看到同桌王嘉爾一臉天崩地裂的表情。

 

  朴珍榮,你昨晚慶生慶到幹啥去了?

 

  朴珍榮才想起身上的信息素味兒。

 

  嘖。

 

 

 

FIN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吳炎 的頭像
吳炎

幻灼燄淵

吳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