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黑籃]光 (赤黑)

※文筆渣有

※角色崩壞有

※作者惡趣味有

※以上,請慎入((淦#

 

 

黃昏的餘暉鋪灑在鵝卵石的街道上,像覆了層金沙。

 

兩條纖細的人影漫步在街道上,雪白的制服因夕陽的映照而閃爍著金光。

 

「吶,哲也,對你來說,你的光是甚麼?」赤司把玩著手中的將棋,頭也不抬地問。        

 

「赤司君想得到怎麼樣的答案?」面對赤司突如其來的問題,黑子顯得有些不知所措,於是反問道。

 

「對你來說,你的光是甚麼?」赤司停下手中的動作,低頭瞥了他一眼。

 

黑子嘆了口氣,既然赤司沒回答他,而是重複自己的問題,那表示赤司只是單純想得到他的答案,並不是為了自我滿足,那麼他也不該再堅持自己,挑戰赤司的權威。

 

「……青峰君是我球場上的光,這點不會改變,不過……」黑子頓了下,「……赤司君才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光……」語畢,黑子低下頭,讓稍嫌長的瀏海遮掩臉上的表情,希望這般動作多少能逃避尷尬的情況。

 

赤司沒看漏黑子因窘迫的處境而紅透的耳根,因此心情愉悅的勾了勾嘴角。

 

「哲也……」

 

「是!」

 

「……香草奶昔的杯子變形了……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黑子罕見的露出了慌忙的失態行為,讓赤司唇邊的弧度又加大了。

 

「哲也。」

 

「……是…」

 

靜靜的看著赤司專注望著夕陽的側臉,平時充滿霸氣的俊臉上此時佈滿了柔情的笑顏,而銳利的異色之瞳此刻更是盈滿笑意,黑子當下感覺到名為「幸福」的情愫漲滿了胸口,好似這一生這一世就只為了這抹閃著耀眼光芒的溫柔微笑而存在。

 

是啊,其實赤司一直以來都才是自己生命中的陽光,不可或缺的。

 

原本黯淡的影子就只能消失,不管在多麼努力,對於自己不擅長的領域終究無法得心應手。不論自己在體育館裡待到多晚;不論自己如何追逐著球,就如同追逐著夢,但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跌倒,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最後再拖著傷痕纍纍的疲憊身心回到家,結束了無意義的練習。

 

然後,漸漸地遺忘最初的理想。

 

不知何時開始,盯著籃框的雙眼變得木然,拍著籃球的手掌變得麻木,不斷的重複投不進的球。

 

失去了最初的信念,遺忘了最終的目標,只剩下重複著同一動作的現在進行式。

 

一直到赤司闖進了他的生命哩,發現他的專長,發掘他的潛力,且賦予他繼續站在球場上的理由與使命,還讓他遇見了專屬於他的、球場上最閃耀的光芒─奇蹟的世代。

 

因為赤司,他找回了喜愛籃球的自己;因為赤司,他遇見了擁有共同目標的隊友;因為赤司,他體會到了名為「戀愛」的滋味……

 

「在想甚麼呢,哲也?」一回過神來便見到赤司那雙飽含笑意的異色瞳,讓黑子原本才剛冷卻的雙頰溫度又再次升高。

 

黑子用力吸了口香草奶昔,藉此掩飾自己的窘困。

 

赤司也不急著得到黑子的答覆,因為他早就知道了。

 

而現在,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 

「生日快樂,哲也。」赤司把頭貼近黑子的耳畔,低聲呢喃著。

 

前所未有的親暱距離讓黑子能輕易感受到呼在耳廓上的溫熱吐息,令他微微瞠大眼瞳。

 

原本含在口中的吸管因吃驚的情緒稍稍離開薄唇,赤司沒遺漏這個好時機,趁黑子發愣時襲上他的嘴。

 

輕輕撬開闔起的唇瓣,靈舌輕易鑽過橫著的齒列,深入口腔深處。

 

赤司的舌尖滑過黑子嘴裡的每吋柔軟,舔拭、吸吮、逗弄,進而糾纏。

 

啊啊!!為何被撫過的每處都如火焰般燒灼,令人如此心癢難耐?

 

高傲的舌上下竄動,就如同獅王巡視領地,充滿傲氣,但在此刻卻又如此溫柔,溫柔的令人陶醉......

 

甜膩的香草奶昔因為這個動作,流竄於兩人的口舌之間。

 

黑子徹底的沉醉於這個如酒般香醇的吻,直至肺中的空氣將被抽乾之際,赤司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那對被吻腫的唇。

 

黑子有些迷茫的看著眼前的紅髮少年。

 

赤司舔了舔嘴角,露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黑子。

 

「謝謝招待。」他說。

 

然後拋下這句話,頭也不回的離開了,留下呆站在原地、赧紅一張臉的黑子哲也。

 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感謝鍵閱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吳炎 的頭像
吳炎

幻灼燄淵

吳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