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盜墓】當今聖上就憑妳一個弱女子? (微瓶邪)

 

 

※渣文筆,這是必然的 (X

 

※沒頭沒尾沒後續,打我請小力(#

 

※以上,慎入喔XD

 

 

 

眨了眨眼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白茫的天

 

吳邪扶著不斷冒出劇痛的頭,撐著地板坐了起來

 

「……怪了,這裡是哪?」

 

四周掛滿白色布條,隨便拉起一段湊近一摸,上好絲緞,一條一條垂滿身側。附近晨曦瀰漫,令人看不出所處之地的範圍邊界有多寬廣

 

低頭看著自己的衣服,不知何時身上的 T-恤 跟牛仔褲變成了一件鬆垮垮的古式長黑袍子,腰間繫著一條銀金花紋相間的複雜腰帶,上面佩掛一塊上好翠玉和一把不知道什麼材質的純白長刀,一整個活像從武俠小說走出來似的

 

轉頭望向一旁也才剛醒的張起靈,身上穿戴的服飾跟自己的配色正好相反,一身白袍襯的腰間黑金古刀更加顯眼

 

可惡,為毛一樣的東西在不同人身上效果天差地別……

 

吳邪忿忿然,在內心咒罵上天的不公

 

「我說,小哥咱們現在……」「何人!?」

一聲叱喝劃破霧靄,打斷未結束的語句

 

吳邪在一瞬間止了聲,不知所措的望向張起靈。張起靈抬了抬眼瞄了瞄一旁的布條。看懂張起靈的眼神示意,吳邪也跟著張起靈的後腳朝一邊的帷幕後躲去

 

很快,白茫的煙嵐中漸漸浮現出一抹黑影

 

皮膚白皙,髮絲如緞。渾圓靈動的墨瞳配上微勾的眼角,形成一種有著鳳眼的誘人又兼具小動物般可愛的特殊氣質

扣除掉現在活蹦亂跳的特點,來者簡直是只做工過於精緻的瓷娃娃 

 

「妳……!?」那張臉過於眼熟,吳邪一下忘了自己現下的處境,一聲驚呼等到發現時早已來不及收回

 

「喔?出來啊,讓朕好好看看這位不請自來的客。」戲謔般的語氣充滿嘲弄,刻意壓低的聲線顯得鏗鏘有力,卻在句尾處因疏忽而略微拔高成女人特有的說話習慣

 

「朕?!當今聖上就憑妳一個弱女子?!!」大概是太過於震驚的關係, 都還未從剛剛的呆愣狀態中回過神,吳邪又一不小心把內心話脫口而出了

 

「住口,無禮之徒!!你哪隻眼瞎了把朕當成女人?!!!」聽完吳邪的真心話後果不其然瞬間炸毛,飽含怒意又刻意壓低的聲音在句末處險險擦過走調邊緣

 

「可妳不是秀……」

「我叫你住嘴!!!誰准你叫名字啦?! 不知貴賤之分的庶民!! 」霍秀秀一怒之下忘了抑制聲線,甚至忘了自稱詞該用什麼,頓時有如輕靈鳥囀般悅耳的少女嗓音便自櫻桃小口中流洩而出

 

似乎察覺了自己的失態,霍秀秀清了清喉嚨,又換回原本那壓抑過度的怪聲怪調

 

「罷了,今個兒在口頭上跟賤民計較根本是自取其辱,」頓了頓,轉了個音「不如,來測試一下吧,」

「這把刀據說一出鞘必見血,實際效果如何,就由你來驗證。」

 

用拇指一頂刀鞘,在刀彈起的那一瞬間順勢握住刀柄抽出,白光迸閃,一把映著流光的刀刃便不偏不倚的指向吳邪的所在位置

 

「這可是個榮耀呢,除了朕之外,至今為止只有你有機會和它來個零距離接觸。」過度愉悅的語氣讓秀秀顯得病態

 

刀鞘和刀柄似乎是一體的,象牙製的刀柄上刻滿九龍戲珠浮雕,而位在最頂端的龍珠則鑲嵌著一顆紅寶石,刀刃部分則閃爍著銀白的光澤,白金的刀身上設有引血的溝槽一直延伸至刀鞘,銳利的刀鋒流動著銀光,好似鍍上了一層白芒熾焰

 

該怎麼說,霍秀秀手上的刀一看便覺得……呃, 銀光閃閃瑞氣千條?是這樣用麼……

 

就在吳邪感嘆霍秀秀的品味時,不料她手一個甩動,刀鋒直直朝吳邪破空而去,帶起了刺耳的鋒鳴聲

吳邪心中一驚,反射性向旁邊一閃。

這一閃,白刀的行徑路線便偏離吳邪了。失去目標物的白刃撞上後方懸掛的絲綢,竟如撞上牆壁般發出哐噹一聲,卻在眾人期盼的視線中違反地心引力的向旁邊彈射

這一彈射就往吳邪飛去,吳邪當下也傻了,只記得反射性從腰間抽出自己的佩刀

 

一陣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刺入耳膜,兩把刀刃交錯相抵,吳邪的刀只擋住了白刃的上半截刀身,下半截的刀尖沒入肩頭,卡在吳邪肩胛骨上

鮮紅的液體順著引血槽,一滴一滴染上純白的刀刃,讓那白刀透出了一股不尋常的妖氣

吳邪握刀的手掌一個施力,用力將插在肩上的刀拔出,一甩,白刀便擲落地面發出一聲脆響,在青石板上刮出一圈血痕

 

「月牙刃,」霍秀秀叱喝一聲,原本靜躺在地上的白刀竟如施了咒術般發出嘶鳴聲,不斷震動敲擊著石磚

「回!」清脆的叮鈴聲在沾灰的青石地上掀起波波塵霾顫幅,瞬間白光如梭,霍秀秀的手掌準確握住刀柄,隨著後座力順勢一轉,舞出了一個漂亮的旋,旋動中的白刃在空中潑灑出條艷麗的赤絳色血帶

 

嘎然停止

 

靜止不動的刀尖擺出一個挑撥的角度,指向張起靈

 

張起靈護在扶肩蹲坐的吳邪身前,深色墨瞳中看不出一絲波瀾

不知何時抽出的黑金古刀刀尖垂向地面,拿刀的手握了握,收了收

 

倏地,一陣風掀起,原本張起靈待的位置哪還有他的身影

霍秀秀只覺破風聲迎面而來,原本高傲立在身前的刀刃在一瞬間感受到巨大壓迫,被推至頂到鼻尖,張起靈跟她的臉只存在兩把刀刃的距離

這次,她清楚看見隱藏在張起靈眸中風平浪靜下的波濤,劇烈的,洶湧的,宛如要將一切撕裂的,怒意

 

本能的畏懼湧上心頭,讓她幾乎要棄械投降,但在這時卻憶起了自己所背負的,天之驕子 —— 天子的稱號

不能畏懼,不能屈服,身為聖上不能受制於人,否則霍家將顏面掃地,肩負起一切責任便是她霍家現任當家,霍秀秀的職責

 

咬緊牙根頂了回去,卻在下一秒手上的力道突然果斷消失,害她向前踉蹌了一步

 

快到看不清,張起靈迅捷的身影在身周形成一道障壁,雪白衣袍配上黑金古刀交織成一片黑白銳網

 

仰手接飛猱,俯身散馬蹄。狡捷過猴猿,勇剽若豹螭。(*註)

 

張起靈的過人身手在此刻發揮到極致

 

從眼中映出的模糊的身影頂多算上視覺暫留,無法預測得知詭譎的下一秒動作,霍秀秀無從防守,只能藉由氣流的導向跟刀刃鋒鳴的聲響來判定位置,每次都險險躲過張起靈的攻勢

 

霍秀秀被困在張起靈形成的刀壁內束手無策,宛如籠中鳥,檻中猿

 

快速飛越的身姿以四周白幕作為借力點,刀刃摩擦在帷幕上撞擊出清脆的叮鈴聲

 

戰勢一面倒,張起靈根本未盡全力,花俏的招式只不過是來個下馬威,但真功夫其實是靠「快狠準」而非「巧繁變」

 

不至三分鐘,張起靈似乎也玩膩了,無心戀戰,朝霍秀秀毫無防備的後側肩頸處揮刀,刀尖並未碰觸到身軀,卻因激起的銳利氣刃劃破衣領,在白皙的肌膚上開了一大道血淋淋的口子

 

一蹬,張起靈在空中仰翻了一圈,落地雙膝微蹲,以帥氣之姿將黑金古刀收回

 

冷冷的盯著以刀為枴,撐坐在地的霍秀秀,他丟下一句

 

「傷吳邪的懲罰」

 

然後牽上吳邪的手腕,甩頭就走

 

 

 

(*註) 出自 曹植《白馬篇》

 

 

後記。

 

不要問我後續,做夢是不會有下集待續的 ((遭毆

考試前一天晚上我幾乎都會做夢欸,不過夢到盜墓這還是第一次((而且還架空

夢裡的秀秀根本崩壞超徹底,然後小哥在她身邊飄阿飄的像小倩 (?)

吳邪大大就很可憐了,嘴賤又被砍 (喂#

只好給大家一篇沒頭沒尾的文了 (ˊ●w●ˋ)

 

感謝鍵閱^^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吳炎 的頭像
吳炎

幻灼燄淵

吳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缺藍
  • 小鏡好強!武打戲的地方超讚的!
    而且竟然還是作夢夢到的www
  • 武打戲超難啊啊啊啊我這篇寫了四天晚上((死
    XD謝謝你喔,一起加油吧XDDD

    吳炎 於 2014/04/12 14:34 回覆

  • 曹泫舞
  • 欸欸欸欸欸 是說 我一直想寫穿越
    但是不知道該怎麼下筆 (咬手指

    小朋友 你是讀了幾本金庸XDDD
    武打的地方有沒有這麼熟練!!

    但是刀自己回到秀秀那邊 讓我聯想到哈利波特 "速速前 月牙刃!" (躲
  • 穿越通常要有靈感吧,靈感大神待我不薄XDD

    我沒看過金庸啦XD
    看到那厚度還沒翻我眼睛都痠了XDD

    急急護法現身(?
    哈利波特我只記得這句欸XDD

    吳炎 於 2014/04/12 14:55 回覆

  • 曹泫舞
  • 靈感大神遺棄我當中="=
    最近想開虐的www
    希望能如願~~

    金庸甚麼的 我也沒啥興趣 男角太多 很難cp(你別

    沒關係 你記了最重要那句XDDDDDDDD
    緊急時刻 請愛用他 (誤
  • (抱)靈感大神說來就來,稍縱即逝,要好好把握吶......
    姊姊的虐阿......好期待XD
    別有壓力喔,我會努力等的ww

    哈利波特讓我一直有種J.K小姐跟我們是同道中人的感覺 (誤

    吳炎 於 2014/04/12 15:21 回覆

  • 曹泫舞
  • 哦 我的虐是屬於無感那種哦
    因為我很少寫虐的 所以虐的一直頗糟糕 (因為自己邊寫邊哭 然後就不想寫XD
    根本就只戳中自己虐點 哈哈

    我喜歡石哈啊!!!!!
    石內卜根本就超級強的SPY 各方面都讓我愛不釋手www
  • 狠下心來虐吧XDD
    虐角色很開心喔wwww (不

    石哈不錯阿XD不過他的同人我幾乎沒再追就是了......

    吳炎 於 2014/04/12 16:50 回覆

  • 葱葱
  • 哦哦哦哦哦哦武打戲好強XD
    我只會寫肉QQQ
    各種愛上秀秀了WWW
  • 武打部分全歸功於學校連體育都要筆試 (X
    哈哈去你家肉就是土產啊 ((淦#
    原來你喜歡病態嗎?XD
    這樣的秀秀我也喜歡www

    吳炎 於 2014/04/12 20:26 回覆